<i id="x9t3n"><menuitem id="x9t3n"></menuitem></i><noframes id="x9t3n"><form id="x9t3n"></form>
<em id="x9t3n"></em>
<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progress id="x9t3n"></progress></nobr></address>

    <em id="x9t3n"></em>
    <noframes id="x9t3n">

    <form id="x9t3n"></form>

    <noframes id="x9t3n">

      <em id="x9t3n"><form id="x9t3n"></form></em>
        <address id="x9t3n"><listing id="x9t3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9t3n"><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nobr></address>

            昊華能源虛增資產逾28億被罰60萬 耿養謀禁入證券市場3年
            2021-09-02 11:34:11 來源: 長江商報

            一起并不起眼的收購,上市公司掌門人通過虛報數據增厚公司資產,而且維系了4年之久,直到繼任者發現端倪才公之于眾,這又成了A股一起典型的財務造假案例。

            8月31日晚間,昊華能源(601101.SH)發布公告稱,收到證監會北京監管局《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公司在收購京東方能源30%股權時,將后者實際持有的4.5億噸煤炭資源量,按照9.6億噸煤炭資源量進行了賬務處理,導致公司2015年至2018年虛增資產約28.25億元。

            而且,這起造假案由昊華能源時任董事長耿養謀主動向公司董事會授意,公司董監高在明知此舉違法時卻“視而不見”,依舊通過了收購議案。

            目前,監管部門依法對耿養謀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而且還被采取3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2018年3月,耿養謀離開昊華能源后,在另一家上市公司京能電力(600578.SH)擔任董事長至今。

            因此,已59歲的耿養謀,很可能從京能電力董事長任上提前“退休”。

            昊華能源收購的京東方能源也并未給公司帶來利潤,近6年半時間已累積虧損8.09億元。

            二級市場上,昊華能源在發布公告前,連續兩日漲停,9月1日,公司股價又跌停,一批機構疑似借此高位出逃。

            耿養謀禁入證券市場3年

            2020年5月20日,昊華能源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8月31日晚間,昊華能源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北京監管局《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

            經查,2015年2月,昊華能源出資17.2億元收購鄂爾多斯市京東方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京東方能源”)30%股權,取得京東方能源控制權,將其納入公司合并報表。

            2015年2月10日,昊華能源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上述收購議案,會上,時任董事長耿養謀告知與會董事,此次收購,將京東方能源實際持有的4.5億噸煤炭資源調整為9.6億噸煤炭資源。與會董事基于此通過了議案。

            收購完成后,昊華能源將京東方能源實際持有的4.5億噸煤炭資源量,按照9.6億噸煤炭資源量進行了賬務處理,導致公司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報虛假記載,虛增資產約28.25億元,虛增金額分別占當期經審計總資產的14.26%、13.96%、13.77%和13.58%。

            2019年12月27日,昊華能源公告承認2015年收購京東方能源股權事項存在虛增資產。

            《告知書》顯示,時任昊華能源董事長耿養謀知悉、組織、實施上述違法行為,導致昊華能源2015-2018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是昊華能源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時任昊華能源董事兼董事會秘書關杰、時任昊華能源董事兼財務總監鮑霞知悉并參與實施上述違法行為,是昊華能源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出席昊華能源第四屆董事會第十四次會議、簽字審議通過《收購議案》且在昊華能源2015-2018年年度報告上簽字的時任董事付合年、田會、闡興等10人明知虛增資產事項,未履行勤勉盡責義務,是昊華能源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根據當事人上述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相關規定,對昊華能源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耿養謀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對關杰給予警告,并處以20萬元罰款;對田會、張偉、于福國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10萬元罰款。

            因付合年等8人的違法行為已過追責時效,依據《政處罰法》相關規定,不再給予行政處罰。同時,監管部門對耿養謀、關杰、鮑霞采取3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京東方能源6年半累虧8億

            昊華能源成立于2002年12月31日,并于2010年3月31日登陸上交所,主營業務為煤炭生產與銷售、甲醇的生產與銷售及鐵路專用線運輸,主要產品為煤炭和甲醇。

            資料顯示,耿養謀現年59歲,曾任北京京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常委、董事。2002年12月至2018年3月,他擔任北京昊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2018年3月,耿養謀調往京能電力,并擔任公司董事長至今。同時,關志生接任了耿養謀昊華能源董事長一職,才揭發出虛增資產的“陳年往事”。

            值得一提的是,耿養謀被采取3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由此來看,耿養謀或許可以提前“退休”。

            目前,昊華能源收到的是《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最終結果還需要等待《行政處罰決定書》確認,一旦認定上市公司因虛假陳述受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根據司法解釋,暫定在2015年2月11日至2019年12月27日期間買入昊華能源股票,并自2019年12月28日起賣出或繼續持有該股票的投資者,可參與索賠登記。

            實際上,昊華能源2015年收購京東方能源并納入合并報表后,并未增加公司的利潤,并且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長江商報記者統計發現,京東方能源2015年凈利潤為虧損6.97億元,2019年虧損1.04億元,其他年份雖然虧損不多但從未盈利,至今6年半時間累計虧損8.09億元。

            二級市場上,昊華能源8月27日、30日、31日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日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構成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形。其中,公司30日、31日連續收獲兩個漲停。

            在異常波動前,昊華能源近半年內股價已上漲了1.5倍。不過,9月1日,昊華能源跌停,成交量高達8.53億元,各路資金也借著證監會的處罰,找到了一個高位出逃的最佳托故。

            近日,昊華能源發布公司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1.26億元,同比增長52.67%;實現歸母凈利潤6.31億元,同比增長570.17%。

            而且,昊華能源預計下半年煤炭價格將保持高位運行,公司2021年業績較2020年將有大幅增長。長江商報記者李啟光

            責任編輯:zN_0236
              小辣椒导航福利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