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x9t3n"><menuitem id="x9t3n"></menuitem></i><noframes id="x9t3n"><form id="x9t3n"></form>
<em id="x9t3n"></em>
<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progress id="x9t3n"></progress></nobr></address>

    <em id="x9t3n"></em>
    <noframes id="x9t3n">

    <form id="x9t3n"></form>

    <noframes id="x9t3n">

      <em id="x9t3n"><form id="x9t3n"></form></em>
        <address id="x9t3n"><listing id="x9t3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9t3n"><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nobr></address>

            湯姆貓上市6年三度更名股價跌70% 上半年營收凈利雙降
            2021-09-03 11:34:35 來源: 長江商報

            從化工到化工+游戲、再到游戲,頻繁折騰的湯姆貓(300459.SZ)風險尚存。

            湯姆貓的前身是浙江金科,2015年5月上市,至今6年。短短6年,公司已經三次更名。

            頻繁更名的背后,是湯姆貓的頻繁高溢價并購。

            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從收購杭州哲信到萬錦商貿,湯姆貓付出的成本(股份加現金)合計接近百億。

            然而,這些高溢價并購催生了63.77億元商譽。隨著標的公司業績變臉,2019年,商譽減值高達27.27億元。

            一年的虧損吞噬了多年利潤,盡管去年以來,湯姆貓持續盈利,但上市以來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累計數仍然虧損1.68億元。如今,公司還有高達36.48億元商譽懸頂。

            今年上半年,湯姆貓營收凈利雙降,股東接連減持,股價跌幅已達70%,實際控制人及大股東質押率超90%,“九條命”的湯姆貓將何去何從?

            上半年營收凈利雙降

            湯姆貓的經營業績再度下滑。

            今年上半年,湯姆貓實現營業收入9.17億元,同比下降2.47%,凈利潤為4.12億元,較去年同期的5億元下降17.58%??鄢墙洺P該p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4.08億元,同比下降7%。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雙雙下降。

            分季度看,今年一二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95億元、4.22億元,同比變動5.50%、-10.41%。對應的凈利潤為2.28億元、1.84億元,同比變動4.62%、-34.75%??鄯莾衾麧櫈?.27億元、1.81億元,同比變動15.74%、-25.34%。

            去年一季度業績基數較低,因此,今年一季度,公司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同比均實現了正增長。但是,二季度,不僅同比出現較大幅度下降,環比一季度,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均有明顯下降。

            湯姆貓于2015年5月15日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上市,當時,公司主營氧系漂白助劑(SPC)的生產。SPC是洗衣粉的主要功能性成分,下游客戶主要為國內外日化企業。

            上市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06億元、凈利潤0.4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19%、33.99%。

            2016年至2018年,單純從經營業績數據看,湯姆貓實現了高速增長。這三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95億元、13.96億元、27.25億元,同比增長76.64%、56.08%、95.17%。

            然而,高速增長是來源于大規模高溢價并購,借助并購標的業績貢獻,在承諾期內,湯姆貓實現了經營業績高速增長。

            但是,巨額商譽如同懸在頭頂上的利劍,隨時可能掉下傷人。截至2018年底,湯姆貓的商譽賬面余額高達63.77億元,接近總資產的一半。

            商譽減值很快到來。2019年,標的公司之一杭州哲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杭州哲信)虧損3.64億元,而在2016年至2018年的承諾期,其分別盈利1.92億元、2.38億元、3.36億元,完成率112.94%、103.48%、112%。

            業績承諾期滿,從盈利3.36億元到虧損3.64億元,變臉比翻書還快。于是乎,接近20倍溢價收購,形成的商譽23.20億元,公司進行全額計提。

            此外,公司收購Outfit7形成商譽36.51億元,其業績在承諾的第三年就沒達標,完成率為67.68%。為此,計提商譽減值2.62億元。

            在加上應收賬款、存貨跌價等損失,2019年,公司減值損失合計達31.95億元。接近32億元的減值損失,直接導致當年虧損28.23億元。

            這一個年度的虧損,直接將湯姆貓打入谷底,公司累計賺得的錢都不夠一年虧損。

            截至今年二季度,2015年上市以來的6年半,公司實現的凈利潤累計數為虧損1.68億元。

            25.67億債36.48億商譽齊壓頂

            并購標的爆雷,讓湯姆貓元氣大傷,多年的積蓄不夠一次虧損。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除了上述兩筆大規模收購外,湯姆貓還收購了其他資產。

            湯姆貓的實際控制人為朱志剛,上市之初,公司主營業務為日用化工,系氧系漂白助劑SPC領域的龍頭。上市后,朱志剛看到了行業的激烈競爭,上市剛2個月,就牛刀小試,作價1.44億元收購吉昌化學60%股權。

            此后,公司相繼收購杭州哲信、星寶樂園、杭州每日給力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交易總價合計為97.50億元。

            通過系列并購,公司主營業務從日用化工變更為化工,化工+游戲,再到游戲,變換頻繁。

            與之對應的是,公司頻繁更名,上市之初,公司名為浙江金科,后相繼更名為金科娛樂、金科文化,再到今年更名的湯姆貓,上市僅6年,公司進行了三次更名,折騰之頻繁可見一斑。

            備受關注的還有一次關聯收購,市場曾一度質疑公司利益輸送。

            2019年,天健對湯姆貓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原因是,公司無形資產及長投的減值準備計提的準確性存疑。當年底,湯姆貓對其控股股東金科控股的其他應收款高達15.49億。

            原來,湯姆貓子公司通過電解銅貿易方式,向上游支付電解銅貿易采購款,相關資金流向控股股東金科控股或其安排的第三方,形成關聯方資金占用。

            2020年半年報顯示,湯姆貓其他應收款中的資金拆借款及利息已經達到17.49億。

            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引發了監管關注。此時,朱志剛玩了一把精妙的運作。

            2020年8月,上市公司收到了金科控股歸還的10.28億。

            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通常情況下是自身缺錢造成的。金科控股從何處籌集到的資金還債的?在這10.28億元資金返還不幾久,湯姆貓很快就退回去了,原因是收購大股東及其關聯方資產。

            這一年,湯姆貓向大股東金科控股收購萬錦商貿有限公司(簡稱“萬錦商貿”)100%股權。標的資產估值為16.29億元,是其凈資產的48倍。

            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萬錦商貿凈資產為-4982萬元,加上旗下的兩家子公司紹興上虞雷迪森萬錦大酒店有限公司、紹興上虞時代廣場商貿有限公司,凈資產也只有0.34億元。

            就是通過收購大股東的一家公司,就將16.29億元債務抹平了,順利解決了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

            通過收購形式,湯姆貓向大股東輸血,這直接導致受資金自身財務壓力奇大。

            為了解決資金壓力,公司分兩次出售傳統的化工資產,回血7.33億元。

            即便如此,公司償債壓力依然存在。今年半年報顯示,截至6月底,公司貨幣資金6.62億元,而長短期債務合計為25.67億元,資金缺口之大十分明顯。

            大股東依然缺錢。截至今年6月底,金科控股的股權質押率約為99.39%,實際控制人朱志剛直接持有的股權質押率約為96.32%。

            二級市場上,湯姆貓的股價從2016年8月26日的146.12元/股一路下跌至今年9月2日的44.01元/股(均為后復權價),累計跌幅為69.88%。

            實際控制人、大股東缺錢,湯姆貓也缺錢。此外,湯姆貓的賬面上還有36.48億元商譽,一旦標的公司經營大滑坡,隨時會出現商譽減值損失,經營風險也不小。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

            責任編輯:zN_0335
              小辣椒导航福利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