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x9t3n"><menuitem id="x9t3n"></menuitem></i><noframes id="x9t3n"><form id="x9t3n"></form>
<em id="x9t3n"></em>
<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progress id="x9t3n"></progress></nobr></address>

    <em id="x9t3n"></em>
    <noframes id="x9t3n">

    <form id="x9t3n"></form>

    <noframes id="x9t3n">

      <em id="x9t3n"><form id="x9t3n"></form></em>
        <address id="x9t3n"><listing id="x9t3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9t3n"><address id="x9t3n"><nobr id="x9t3n"></nobr></address>

            “雙減”政策下的少兒編程市場 前8月融資達12起創歷史新高
            2021-08-31 09:45:41 來源: 華夏時報

            開學季來了。在剛剛過去的暑假里,董女士通過大數據的推送接觸到了線上的“少兒編程”課程并給孩子報了名。“現在是信息時代,這應該會是未來的趨勢,孩子多多少少還是要接觸一些。孩子試聽后感覺挺喜歡的,就繼續讓她學習了。”董女士這樣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隨著7月下旬“雙減”政策落地,課外教培行業在這個夏天遭遇了“寒冬”。學科類教育公司紛紛向素質教育轉型,素質教育公司也在積極布局新產品,素質教育培訓課程成為被資本和消費者選擇的“新寵”。少兒編程教育搖身一變成為其中最火熱的行業之一。

            知名財經大V、洪大教育創始人洪榕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少兒編程行業遠沒有到跑出“獨角獸”的階段,預計在將來,這個行業會出現千億級市值的公司,估值提升空間還很大。目前看來,少兒編程行業確實仍屬于發展的早期階段。

            前8月融資達12起創歷史新高

            企查查數據顯示,“少兒編程”相關企業有608家,2020年新增177家;今年1-7月新增77家,同比增長30.5%。而從地域分布來看,廣東省的少兒編程教育相關企業數量最多,達129家。雖然目前國內專門從事少兒編程的企業并不算多,滲透率依然不高,然而在全民AI大背景和“雙減”等相關利好政策的支持下,少兒編程市場一片火熱。

            據了解,2021年1-8月,國內少兒編程賽道共涌入12起融資事件,披露融資總額超16.05億人民幣,其中披露融資額同比增長243.7%。從今年的融資形勢來看,前八月的數據已經無比接近去年一整年的成績,或創歷史新高。除了KKR、高瓴資本、華興資本、南虹資本等老牌投資機構外,OPPO今年以投資深圳企業編程貓首次進入少兒編程賽道。除此之外,跨界的還有58產業基金和豌豆思維,分投奈學教育與和碼編程。

            從披露融資金額來看,該領域內深圳的頭部企業“編程貓”以超24.05億元的披露總金額位列少兒編程賽道的第一,排名第二、三的是“核桃編程”“Makeblock”。值得注意的是,編程貓2020年底金額為13億元人民幣的D輪融資交易為該行業內最大的一筆融資,其又于今年1月完成數千萬元的戰略融資。此外,截止目前今年最大融資為核桃編程的2億美元C輪融資,Makeblock最新一輪融資則是發生在2018年8月的C輪融資,最近兩年都未有資本青睞。

            WechatIMG9336.png

            7月29日,編程貓母公司點貓科技一次性發布了8款編程創作工具和產品,其中包括2款企業級產品:“點程云”一站式編程教育SaaS解決方案、智慧教育點貓編程平臺。

            據悉,少兒編程教育產業鏈以上、中、下游進行劃分,上游主要包括編程教育的軟硬件技術支持、師資招聘及培訓、產品內容支持等。中游主要是少兒編程教育公司,主要業務包括課程研發及課程輔導。產業鏈下游為終端客戶,即B端學校和C端學生。

            深圳點貓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雙減”政策落地后,目前其重點放在加大投入B端業務,推出面向B端的“點程云”平臺,面向正在從事或有意從事編程教育的機構,提供一站式編程教育SaaS解決方案,助力學科培訓轉型素質教育。

            然而,少兒編程行業市場蓬勃發展的背后并非一片明亮。就在今年7月,好未來與IDG聯合領投1.2億元的知名在線少兒編程品牌傲夢編程爆雷。據悉,高額的營銷成本和居高不下的履約成本使其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而不可控的成本過高以及公司融資不暢是傲夢編程爆雷的主要原因。

            行業壁壘如何破解?

            一位自主創業的少兒編程培訓機構業內人士杜峰(化名)表示,進行少兒編程校外培訓課程的孩子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其家長為IT行業從業人員,清楚通過少兒編程教育可以鍛煉孩子的邏輯思維,有助成長;另一種家長則是認為學習少兒編程可以提升孩子的各種能力,當然也包括其進行校內學習的能力。

            杜峰告訴《華夏時報》記者,通過少兒編程的學習,主要是鍛煉孩子們的邏輯思維、培養其思考習慣,提高其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解決問題的應變能力,更高效的解決生活問題。 少兒啟蒙編程課程不能與專業編程課程混為一談,這是在各大培訓機構的不斷造勢以及資本的助推下,給不少家長帶來的曲解。

            除了家長對少兒編程的認知度較弱或認知模糊以外,作為素質教育的“新秀”,少兒編程教育的行業壁壘始終存在:行業滲透率低、區域發展不均衡以及人才缺口大等都是亟待解決的問題;另一方面,記者了解到,受監管影響,與學科類培訓機構一樣,今年少兒編程機構們的信息流廣告投放也經歷了一定的限制,投放策略受到明顯阻礙。

            對此,深圳點貓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也表示:“禁止廣告投放也會直接影響少兒編程教育C端業務,這將更加考驗機構的口碑與轉介紹能力,需要機構自身產品能力及教研實力過硬,而少兒編程教育產品的研發需要長期投入,無法短期一蹴而就,對于要轉型的機構而言也是一個挑戰。”

            而少兒編程教育的師資來源問題是一直以來的行業痛點。只有加大在師資引入、師資培訓上的投入,從源頭開始網羅人才,如與高校對口的計算機等專業進行招聘合作或招聘有工作經驗的軟件工程師等,才能在保證師資質量的條件下彌補人才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還有一些行業機構為了牟利還作出如過度營銷、虛假宣傳和制造用戶焦慮等不符合行業規范的行徑,給社會造成較為惡劣的影響。

            去年7月,央視新聞《新聞直播間》和央視財經《第一時間》就曾點名核桃編程,曝光其利用教育政策變化、惡意曲解、夸大其詞,只為“賣課”的行為。

            WechatIMG9337.png

            杜峰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當下應重點解決工具平臺、課程體系、師資培訓等核心問題。此外,編程教育的底層架構、應用平臺的本地化和規范化以及教材的統一標準早日提上日程,才更有助于少兒編程教育的長期發展。

            熱度的提升也意味著市場將逐漸走向規范化。值得注意的是,“雙減”《意見》的第13條指出,對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各地要區分體育、文化藝術、科技等類別,明確相應主管部門,分類制定標準、嚴格審批。依法依規嚴肅查處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未經審批多址開展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

            談及未來是否會持續進行少兒編程教育的學習,董女士向記者表示:“我會盡量鼓勵孩子堅持學習。但現在機構這么多,是不是還會選擇現在所學習的這一家課程,我后期會多多去關注,綜合考量一下。”記者 葛愛峰 見習記者 王敬 深圳報道

            責任編輯:zN_3146
              小辣椒导航福利入口